【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同人191)【作者:akilasu】   乱伦小说 
字数:1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91章

  过了一会儿可心才从刚才的高潮余韵当中悠悠的醒转过来,看清了眼前的情景,不禁是又害羞又气恼,迷人的俏脸上也浮现一丝愠色,娇躯更是难以自抑的轻颤着。她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不但是引诱自己未成年的学生与她超越了师生伦理发生了性爱关系,而且还与他在性爱过程中高潮快感不断,更在她的引导带领之下,让她的学生初次体验到了性爱的欢愉的销魂滋味,而她自己也在林飞的阵阵挞伐下领略到了彷彿是许久未遇到的男女性爱欢愉的美妙。

  可心从床上坐起身后看见自己那娇嫩诱人的胴体上,遍佈着都是刚才与林飞剧烈的性爱中留下的的红色指印与抓痕,下身鲜嫩的粉红蜜穴正源源不绝地流出一股股混合着乳白黏稠、淫秽不堪的精液与淫液,而躺在她身边的林飞浑身流汗,背上留下了数道刚才剧烈的性爱过程中留下,还渗着些许鲜血的抓痕,下身的阴茎疲软的垂着,上面及其周边也是满佈着刚才剧烈性爱后留下早已乾涸黏腻的白稠淫水与精液。看到这个情况,可心叹了一口气,赶忙娇羞迅速地拿起放在一旁的面纸,轻轻擦拭着自己那早已黏腻狼藉不堪的下身蜜穴与周边。

  感应到可心起床的动作,林飞也爬起身来。他知道刚才与他梦寐以求的女神经历一场痛快的性爱,看着坐在他身边浑身赤裸,正拿着面纸擦拭着着泥泞不堪的下体的可心。可心她那坚挺浑圆的双峰、盈盈一握的纤腰与粉嫩挺翘的雪臀与修长的美腿,不由得让他整个人看得呆了起来,同时脑袋也回味起刚才与可心的那场剧烈且令他刻骨铭心的性爱。

  「你……你……你在看什么?还不赶快整理一下自己!赶快穿上衣服!」,此时可心发觉林飞正盯着自己那赤裸的玲珑有緻娇躯猛瞧着,可心脸颊不由得更是羞红无比,一双玉手连忙抱在胸前遮住那一对坚挺的乳峰,优美修长的雪嫩玉腿猛然紧夹,同时赶忙对林飞娇声喝斥着。

  「啊……对……对不起……老师对不起……」,听到可心不带怒意的娇声喝斥,林飞整个人才回神过来,连忙拿起面纸擦拭着自己的下身,并下床准备穿上衣服。

  当林飞正慌乱的下床拾起散落在床边的衣裤穿上的同时,可心已经将下体周边擦拭乾净,虽然仍有部分地方因为精液与淫水早已乾涸结块而无法擦拭乾净,但是只要待一会儿去辅导室内的沐浴间沖洗一下即可。此时只见可心娇软的用一双藕臂撑起身子,黛眉微蹙,贝齿轻咬着红润的嘴唇,一双美眸混着埋怨、娇怒、害羞和慌乱的神情望着林飞。

  「啊……老师!对不起……我……我……」,察觉到可心目光的林飞,停下了穿衣服的动作,望着可心不知所措且惊慌的说到,头也低了下去不敢直视可心。
  「唉……林飞同学……来……看着我!为什么不敢看我呢?抬起头来看着我……」。可心温柔的对着林飞说到,听到可心的话之后,林飞抬起头来,脸上红了一片不敢说话,彷彿是一个做错事情等待大人处罚的惊慌无措小孩子一般。
  「老师……对不起……我……我……」。

  「唉……林飞同学……你不必跟老师我说对不起。今天晚上的事情其实是……是我主动与你欢好的,错不在你,况……况且……刚才你也让老师……我……很舒服……」。说到这里,可心不由得娇羞的低下头来。

  「老师……我……我……嗯……」。

  「林飞同学……今天……今天晚上的事情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你可千万不许让第三人知道,否则你我就完了。知道吗?」。

  「是……我知道了……老师!」

  「唉……林飞同学……今晚你也……得偿所愿了,希望你以后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好好的准备与面对接下来的高考与美国大学的入学申请,不要再像最近3个月那般的消极萎靡,好吗?」。

  「是……老师!我知道了!之前那个颓废的我已经死去,接下来我会好好努力,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林飞以充满着自信与坚定的眼神对着可心回答到,显然过去那个阳光积极的林飞已经回来了。

  「嗯……看到你这样子振作起来,老师我也就放心了!辅导室有淋浴间,你就先去沐浴一下,然后就赶快回家去,免得让人看到今晚我们两人的事情。」。
  「是……!」,林飞回答之后,却未有动作。整个人站在可心面前,癡癡的望着可心那诱人的娇躯。

  「老师……我……我爱你!我真的爱你……我真的真的好爱你……我愿意等你,那怕你根本不会与我在一起,我也愿意等你一辈子。」。

  「啊……林飞同学……你……唉……林飞……!老师知道你喜欢我,但是……但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会有结果的。你的师丈或许他不是一个十全十美的人,但至少他是爱着我,我也是爱着他的。」。说到这里,可心想到徐建最近的失联与之前思建对她说过关於徐建他与冷冰霜以及安装监控视频偷窥的事情,不由得内心一阵恼怒,整个人也因为心虚而说话停顿了下来。

  「老师……对不起……我……」。

  「好了……不要再对我说对不起了!老师知道你的心意,嗯……这样子吧……来……你过来一下。」。说完话后可心举起她的玉手,对着呆站着的林飞招了招手,示意他走到床前。

  可心此时仍然是全身赤裸着。当林飞走到床前时,她也跟着下床,站在林飞面前。此时可心美艳不可方物的俏脸晕红如火,她伸出一双玉手攀住林飞的肩膀,紧闭上一双美眸抬起头并踮起脚跟来。

  看到这个情形林飞赶忙伸出手紧紧地搂住可心,头低了下去,两人的双唇再度热烈的亲吻在一起,舌头深入对方嘴里互相搅拌缠绕着,良久才又分开。
  「林飞同学……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这件事情是我们两人的秘密哦!好了……去洗漱一下赶快回家吧!」。

  「是……老师……」,林飞回答之后转身走进沐浴间并叹了一口气。在刚才的那个热烈的惜别之吻之后,他知道今晚发生的事情之后不会再发生了,他只能将这一份对可心的爱情以及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深深的埋藏在心中,作为他一辈子的秘密。

 ————————————————————————————————-
               (分隔线)

  看着沐浴完后的林飞走出学生辅导室后,可心叹了一口气。在刚才被林飞的真情告白后,可心想起他对林飞说的话,不尽自己摇了摇头。其实在目前徐建失联且许多事情有待向他查证与询问、思建又因对她的强暴让她无比厌恶、对於父亲虽然有爱却心中有愧,不敢再去面对母亲之际,可心想到她一生到目前为止所爱过的男人与她的命运,心中不禁感到一阵淒苦。

  刚才在听到林飞对她的真情告白后,在那一瞬间她心中浮现着一丝丝的幸福甜美滋味,本想保持着与林飞那份暧昧之情,不愿意就那么直接拒绝林飞的,但是她想到了过去的思建就是因为她的不作为与不断的姑息纵容与默许之下,导致两人一错再错,越陷越深,最后终於落到不可收拾的田地,导致徐建因此差点身亡的惨事,她不由得狠下心来将林飞拒於千里之外,并让林飞对她彻底死心。
  可心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去沐浴间快速的洗了个澡后,批改完学生的作业并收拾一下东西也赶忙离开学校。

  当可心走出佳英中学大门口时已经是快晚上10点了,她快步的走向地铁站。此时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挡在她面前。

  「啊……是你……你……你要干什么?走开……我不想再见到你!」。可心说完,满脸怒气的快速绕过挡在她面前的彪形大汉,脚下的高跟鞋随着快速的步伐发出「铎铎铎铎……」的声音响了出来。

  「可心!你给我站住……!」,那个彪形大汉伸出一只大手用力抓住可心的一只手,稍微一用力就将可心整个给拽了回来,落到牠的怀中,被牠给抱个满怀。
  「放开我……思建!你在干什么!放开我……你这一只禽兽……还不放开我……」,可心在思建的怀中一边挣扎一边叫着。

  「妈的……你做的好事?跟我回四合院去,今天非好好地跟你算这一笔帐不可……」。思建此时已经是整个人失去理智,强硬拉着可心朝向牠的雅歌房车停放的方向走去!

  「啊……你……!放开我……给我走开……你这只禽兽……救命啊……来人啊……」,可心一边高声喊叫着,同时给了思建一个耳光,此时从可心后面传来了一阵喝斥声。

  「喂……!你这个黑鬼在干什么?快放开她!」,声音方落,两个男人已经快步的走到可心的身边。

  「妈的……操!」。思建定眼看了一下这两个人之后,脸上虽然仍是怒气未消,似乎是为了避免事情闹大,也只好放开可心,对着那两个人瞪了一眼,悻悻然的走开。

  「两位大哥真是太谢谢你们了。」。可心惊甫未定的向这两位见义勇为的人答谢着。

  「哪里的话……只是刚好我们两人经过这里看到,随手之劳罢了!你别放在心上。啊……你应该是要去搭地铁吧!这样吧……要不让我们两人陪你走去地铁站,免得那个黑鬼又回来骚扰你。」。

  「啊……那怎么好意思呢!」。

  「哪里的话,能为像你这么美丽动人的美女服务是我们的荣幸!」。说完就走在可心的后面,一左一右的护送可心往地铁站的方向走去。

 ————————————————————————————————
               (分隔线)

  「副首领啊……首领下令只准我们对这个女人监视,不准对她以及她的家人或是学校师生进行骚扰,您难道忘了吗?您这样子冲动,让我们好生为难啊。……」。当思建怒气未消在车子旁边抽着闷菸的同时,刚才「见义勇为」的那两位路人在一旁对牠不住的劝阻着。

  「哼……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我这把怒火就是无法平抑下来!妈的……好一个妖艳贱货!这下子可好,现在可是老少不拘,大小通吃了……」。

  「唉……副首领……今晚您先是想要去找那个乳臭未乾的臭小子,接着又去骚扰那个女人,您这样蛮干不但无法挽回那个女人的心,反而会得到反效果,更是对首领无法交代。首领牠发起火来可是六亲不认的,这一阵子您就先忍着吧……不然这样吧……要不我带您先去」消火「一下。听说山口组的高级俱乐部最近进来的几个新鲜货,听说还不错,我们一起去」嚐鲜「顺便」消火「一下呗。」。
  「嘿嘿嘿……你们两个消息还真是灵通,嗯……好……走吧!」,说完思建挥了一下手,三人立刻进入车内「嚐鲜」+「消火」去了。

  「副首领……难怪您会那么迷恋这个女人,刚才我与郑哥一起走在她后面。哇……我们才知道什么是」摇曳生姿「啊!那双被透明黑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纤细的柳腰与与黑色套裙所包裹着的粉嫩挺翘的臀部,脚下踩着的银色高跟鞋,随着走路的步伐纤腰与翘臀跟着一扭一扭的。妈的……我差一点就把持不住了!」。
  「嘿嘿嘿……阿明啊!岂止是你快把持不住,如果时间再久一点,我可能就把她给当场扑下去」就地正法「了呢……听说这个女人还是一个教师,哇靠……妈的……如果我当初念书时有这么正的老师来辅导我,搞不好我也可以上大学了呢……」。

  「嘿嘿……算了吧!我看郑哥你在被她」辅导「之前,你就会先将她给爱」抚「+推」倒「,狠狠的让她爽一爽了!这样吧……等一下去那里的时候,就叫这些小姐们打扮成女教师,穿套装+黑丝袜的样子,让我们爽一爽好了……」。
  「喂……你们两个!在我的车上给我吵什么……还不专心给我开车……。」。思建坐在后座大声的怒喝着。

  「是……副首领!」。听到思建的怒斥后,坐在前座的郑哥与阿明无奈的闭嘴安静了下来。

——————————————————————————————————
               (分隔线)

  在经历过与可心的那场性爱之后,接下来这一两周下来林飞整个人犹如脱胎换骨一般,不但上课学习精神再度回复到过去的积极努力,考试成绩也重新回到全校第二名,而更令人兴奋的是,他申请美国哈佛大学、耶鲁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已经通过了书面审核程序,预计下周就要前去面试。看到林飞的振作与努力,也激励了班上其他同学,整个班上的学习风气与态度为之一变,全班成绩在接下来的模拟考试中有着明显的进步。对此可心也是感到一阵欣慰,校长以及教务主任更是对可心更是讚誉有加。但是在可心表面风光的同时,这几天却发生了几件怪事,让可心为此担心害怕不已。

  首先是可心的住家遭窃,虽然损失不大,但是窃贼偷取的东西却是可心准备要换洗的胸罩与内裤。看到这种状况,可心真的是又羞又气,原本准备要去公安局报案,但是一想到被偷窃的全部都是她换下来的内衣裤,其中还不乏性感新潮的款式,就害羞恼怒的自认倒楣,赶紧再请锁匠将家中的门锁更换,同时每天都将当天被淫液给湿透的好几条内裤,利用在当天晚上洗澡的同时将它洗乾净,避免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接下来是在可心住家遭窃以及林飞与家人搭机赴美国面试之后的几天,佳英中学的男厕、男教职员专用厕所、体育馆与游泳馆的男更衣室内,都不时的出现女人湿漉漉的各式性感花俏内裤,还有款式性感新潮的胸罩内衣。而每件内裤的底部,都有一道道淫液氾滥所留下的湿滑黏腻痕迹与特别的女性贺尔蒙味道。一开始是打扫男厕的校工发现向训导主任举报,接着是被学校游泳校队、篮球校队的队员在更衣室发现,让向来校风纯朴的佳英中学内引起了轩然大波。

  就在大家对此事议论纷纷的同时,可心也曾经看过这些东西,她对此自己心中明白,那些在学校被发现的性感女性内衣裤就是几天前她所失窃的东西。她心中对这个窃贼实在是恼怒无比,刚开始以为是碰到变态狂,没有想到这个变态的窃贼居然将那些内衣裤四处丢在佳英中学内,让可心为此又羞又气,却又拿他无可奈何。

  很快的学校各处都谣传这些性感花俏的女性内衣裤,是由佳英中学最性感、最美丽动人的女教师-张可心所刻意留下来的,甚至更有人说,不只一次的看到张老师在上下楼梯、或是蹲下、或是弯腰时的大腿根处,因为没穿上内裤与丝袜而露出些许阴毛与粉嫩的阴阜嫩苞,让他无意间撞见;或是在与张老师的面谈过程中,从她的蕾丝衬衫外面看见她没戴胸罩的一双粉嫩蓓蕾等等。没过多久整个佳英中学充满着有关可心的八卦淫事,许多男学生每天都在追逐美丽动人且最近变得性感狐媚的张可心老师的倩影,上课时更是露出色瞇瞇的神情,一时之间原本为在学校僻静角落的学生辅导室这几天多了好几个需要「辅导」的学生,而且清一色全部都是血气方刚且精力旺盛的男同学。

  事实上佳英中学为此事也曾经询问过可心,可心当然是矢口否认,训导主任与主任教官虽然三番两次的灭火,并对一些行为乖张的同学进行严厉的惩处,但是谣言仍然充斥着整个佳英中学。

  可心在受到「红天使」药性影响且和思建闹翻分开之后,在缺少思建每天晚上与她的性爱灌溉之际,这几周下来除了与林飞的那场性爱暂时解除了她的性飢渴外,其他日子可说是过的无比煎熬,简直是生不如死。原本可心是利用手指、跳蛋以及在洗澡时利用莲蓬头沖刷下身蜜穴的方式来舒缓高涨的性欲与亟欲做爱的渴望,但是几天下来发现,这么做早已无法让她「消火」,反而是让她在受刺激之后性欲更加的高涨,更加无法压抑。虽然她也马上透过电商邮购了几只款式不同按摩棒,虽然让她的性欲与渴望稍稍的舒缓一些,但是比起与思建、父亲跟林飞三人的激烈性爱感受程度,简直是蚍蜉撼树。对於性欲冲动与交合渴望的舒缓简直是杯水车薪。

  在此之前,可心可说是一个充满着知性美与气质美的女教师,但是在受到「红天使」药性严重影响之后的她,现在的她已经是「六分的气质,带着四分的狐媚」。每每在上课或是与男学生、男性家长以及其他男老师交谈时,经常无意间的娇喘与嘤咛,以及充满着娇艳狐媚的诱人神情,同时配合着不断摇摆扭动的纤腰与挺翘的嫩臀,早已是让人想入非非,再加上最近发生的「内衣裤风波」,已经让佳英中学闹得沸沸扬扬了。

  就在「内衣裤风波」过后的一周,好不容易学校的谣言已有逐渐冷却之际,佳英中学的校长、教务主任、训导主任、主任教官,以及上海市副书记同时也是林飞的舅舅及乾爹,不约而同的收到了一封不具名电邮。让可心的命运因此出现重大转变。

  ——————————————————————————————

               (分隔线)

  佳英中学的校长室内,可心坐在校长、教务主任、主任教官以及训导主任的面前。面对如此大的阵仗,加上前几周发生的风波,此时的可心内心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脸上充满着娇艳狐媚却又带着焦虑的神情,娇躯不由自主地颤动着,一双美腿受到「红天使」药力引发的情欲作祟的影响,不断的紧紧夹着并相互摩擦着。

  「张老师!抱歉在你百忙之中还要请你过来。首先要感谢你在这几周对於你们班上的付出与教导,学生们的成绩大有进步,甚至部分学生还因此一改先前的委靡颓废且消极的作风,变得努力积极学习,进而影响了全班,带动全班的风气。作为一个班主任,你可说是全校老师的好榜样。」,校长首先开口说到。

  「校长……您太客气了!这是我身为班主任应该要做的。」。

  「可是啊……唉……前几天我们几个人还有上海市副书记都收到了这一件来路不明的电邮,里面有几个档案,让你先看一下……」。校长说完连忙指示旁边的训导主任打开了放在桌上笔电。

  「啊……这……这是……怎……怎么会这样……这是怎么一回事……?」。可心看到笔电画面,不由得吓了一跳,瞬间脸色苍白无比。里面的档案包含一个影像档与数个照片档。其中照片档中约有十几张照片,影像档一开始是名为「佳英中学女教师淫乱的一面」的标题,接着是由一连串的剪接画面所构成的片长约1分多钟的录像。内容是一对青年男女在拥抱、接吻、互相宽衣、爱抚、口交以及性爱交欢过程的影像画面。虽然里面男女主角都是用侧拍方式拍摄,且在男女的眼睛均有刻意加以处理遮掩,但是从那画面背景就可以知道那是从学校的辅导室拍摄的。而画面中的男主角穿着佳英中学的学生制服且身材挺拔,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很显然的就是学校的学霸-林飞;而画面中的女主角,从她的穿着与打扮以及苗条匀称的身材来看,更是几乎可以断定是可心。

  「张老师……可以告诉我们这是怎么一回事吗?」,校长两眼盯着可心,语气严峻的质问着。

  「啊……这……这是……不是我……这不是我……我……我没有……那真的不是我……!怎么会这样子……为何会有这个东西……?」,可心惊慌失措的矢口否认着。

  「校长!我认为这件事情不应该就因为这个东西就片面的认为这是张老师,现在的影像科技如此的先进,说不定这是有人在嫉妒张老师的成就与才能,对她所做的抹黑或是恶作剧。况且……以张老师的人格与个性,我相信不至於会做出此等丑事。我认为这件事情应该要小心谨慎的处理才是。」。在一旁的训导主任一边看着惊慌无助的可心,一边向校长规劝着。

  「嗯……校长!我赞同训导主任的说法,这件事情确实有可疑之处。怎么可能在林飞通过美国常春藤名校的入学书面审查,以及张老师班上学习成绩有所进步之际就出现这个东西,很显然的这是一个恶作剧或是蓄意的抹黑,目的就是想要藉此影响林飞以及打压张老师,甚至是中伤我们学校。我认为这件事情不如就跟公安报案吧!」。教务主任也同时向校长提出建言。

  「唉……两位所说的事情我都明白,我也希望这只是一场恶作剧。本来这件事我也希望直接把它忽略掉,来个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但问题是……这件事情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居然会连副书记都知道。而副书记刚好又是林飞的舅舅及乾爹,他已经施压要求我们学校对这件事情务必要妥慎处理,给他一个交代,更不可以影响到林飞。如果去跟公安报案,之前就因为」内衣裤风波「弄得全校满城风雨,这次公安派人来学校调查,我怕这件事情一但传出去那就更不好收拾了。唉……我也是颇为无奈啊……」,校长一边看着教务主任与训导主任,一边摇头叹气的说着。

  「张老师……麻烦请你抬起头来看着我们!你老实说……你到底有没有做过这样子的丑事!」,一旁从开始到现在都默不出声的主任教官,此时突然板着脸,一脸怒气的向可心厉声质问着。

  「没……没有……我没有!我根本不晓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可心被主任教官这么一吓,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委屈,整个人哭的梨花带雨一般。

  「真的是这样子的吗?好……那么我问你,前几个礼拜为何你在学校都待到晚上9点甚至更晚,你在辅导室做什么?」,主任教官厉声的问着可心。

  「前几个礼拜我因为刚接班主任一职,为了彻底了解学生,所以我在每天晚上利用班上学生在校晚自习的机会,抽空与他们採一对一的方式,逐一面谈,同时并协助处理他们在生活上与解答学业上面的问题。这些事情我都有事先向校长及教务主任知会,并已取得他们的首肯。」。哭过一阵之后,可心整理了一下心情,对着主任教官侃侃而谈的回答着。

  「嗯……张老师夜间辅导面谈的这件事情确实是先有跟我报告过,而且在经过她的辅导与逐一面谈之后,确实让他们班上许多学生打开心结且问题获得解决,因此更能努力积极的向学,这点在本次的模拟测验就已经获得明证了。」,教务主任连忙帮着可心向主任教官解释着。

  「嗯……原来如此!张老师!对此你还有什么话要补充的吗?」,经过一连串的诘问下来,校长对可心的问话态度软化了许多。

  「校长……我没有什么可以补充的了!诚如教务主任所言,我自从接了班主任之职后,我全部的心思都是放在班上同学,我根本不知道为何会有这个东西!请你们务必要相信我。」,可心向校长以及其他人哀求着。看着可心那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哀求神情,很少男人会拒绝她的要求。

  「嗯……我也相信张老师是无辜的,只是既然这样……那么……副书记那边要如何跟他作出交代?」,校长看着其他3人问到。

  「校长!从前几周的」内衣裤风波「闹的全校满城风雨,沸沸扬扬,到现在的这件事情,都是与张老师或多或少扯上关系。要让这件事情逐渐落幕并且跟副书记有一个交代,我建议是否先解除张老师班主任以及辅导室主任之职,转为一般的英文科老师,并让张老师休至少一个半月的长假,反正接下来没多久就是开始放寒假,张老师实际休假天期应该是还不到一个月,对学生以及本校的师资人力调度,还不至於造成重大影响。同时对学校师生我们可以用张老师家中有事为由作为塘塞,对副书记我们可以说已经将张老师调离班主任及辅导室主任之职,并让她暂时休职为由,也算是对副书记有一个交代。这样子做,一方面可以保全张老师的颜面,二来不至於让全校师生产生怀疑,时间一久,谣言风波自然就会平息,三来对於副书记也有一个交代,岂不是甚好!至於这个档案,我们就当作从未看到过吧!」,训导主任说着他的看法。

  「嗯……我赞同训导主任的作法!」,教务主任首先附和。

  「唉……虽然不是很赞同训导主任的做法,但是……目前为止也只能这样子了!毕竟副书记那一关总得要给个交代。算了……对於训导主任的作法我没意见。」。
原本态度强硬的主任教官也无奈的说着。

  「那么……张老师!你的意思呢?」,校长看着可心问到。

  「嗯……就依照校长的意见来做吧!」。可心无奈的回应着。

  「好……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张老师!明天学校开始期末考试,接着就是开始放寒假。你的辅导室主任以及班主任之职就先做到本周五为止,之后就开始休一个半月的长假。等这一阵风头过了之后你再回来工作。各位如果没有意见的话,就先散了吧!」。

 ————————————————————————————————-
               (分隔线)

  被学校拔掉班主任以及辅导室主任教师之职,这在可心将近10年的教学生涯中还是第一次,对她而言无疑是一项重大的打击。这一次虽然说是因为她情不自禁的与林飞在辅导室发生关系,在师生道德伦理上确实是有一大瑕疵,但是自从她接任班主任一职之后,每天都竞竞业业的投入工作,将全部的心思都放在班上学生身上。在此同时,她还得极力忍耐压抑着体内的那股情欲以及亟欲交合的渴望,弄得自己每天都快要身心俱疲,颇受煎熬。对於自我要求甚高且对於工作全力以赴的可心面对着学校的处分,虽然她知道这一次是因为校长受到高层的压迫而不得以为之,但是仍然是让她心如死灰,失落不已。

  距离那一天在校长室的谈话已经过去一个多礼拜,现在正逢学校开始放寒假之际,可心还得到学校完成考卷的批改与成绩的计算报送。过去几周可心还可以利用对工作的全力投入来暂时忘却身体的情欲,现在已经不需要再像过去在寒假上辅导课与陪学生晚自习帮忙解惑,工作可说是大为减轻。但是对可心而言,却是一连串更加难熬的日子来临。

  她每天极力忍耐着高涨的情欲,拼命的压抑着想与人交合的渴望。这段期间她不断的拨打电话想要与徐建联系,一来挂念他,二来希望将徐建与冷冰霜以及安装监控视频的事情问清楚弄明白,三来希望能够像徐建诉说心中的苦闷,但却完全都得不到徐建的任何回应。她曾经想要将这件事情向父母亲倾诉,但是在母亲接起电话的那一刹那,立刻就让她想起与父亲的乱伦性爱而愧对母亲,更加不敢去面对他们。这段期间林飞从美国面试回来后,也曾经致电给可心询问何以辞去班主任一职,但是在不愿影响林飞的情况下,可心只好跟他推说身体不适,需要静养一段期间故辞去班主任并休长假养病,并告知林飞不要挂心她,好好的准备接下来的高考。

  晚上8点多,可心批改完最后的考卷并将成绩全部统计报送完毕后,踏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学校。身穿白色西装外套搭配着黑色蕾丝衬衫与白色套裙,跟透明黑色包臀丝袜的她站在学校的门口,引来许多过往路人的注目。

  可心抬头四处张望,看不到过去几周前都会一直在校门口等她的思建后,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心中有着些许的惆怅。

  在可心身心颇受煎熬的这段日子里,只有思建每天仍不断的打电话、传短信给她问候,对她无时无刻表达着道歉与关爱之情,让可心为此心中五味杂陈,感触良多。过去每天晚上当可心离开学校走出校门之际,都会看到思建在校门口等着她,只是自从在她与林飞发生关系的那天晚上,思建因为在学校门口对可心动粗之后,牠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此时的可心在身心备受打击,且几乎已经无法压抑住身体的欲望,加上徐建不在身边,又不敢向父母亲倾诉的同时,孤立无助的她心里无意间再度想到了思建。

  不可否认的,在可心失意且身心颇受煎熬的这些日子里,徐建的失联无疑的再次打击着可心对他的信任感。她也曾经去徐建工作的电视台询问人事经理,得到的结果是徐建请了长假,目前仍在休假中,但是连电视台同事也无法与徐建取得联系。过去徐建即使在黑煤坑卧底或是远赴刚达瓦共和国担任战地记者,都不曾像这一次失联这么久。可心开始怀疑徐建是否已经遭遇不测,还是说……现在他已经和冷冰霜一起在国外双宿双飞,乐不思蜀,所以才一直未回应他的电话与短信。想到这里,可心对於徐建再度升起一股蕴怒。

  几周下来,可心几乎是已经无法压制住体内的那股欲火了。现在的她在快步走向地铁站的同时,整个人就如同一条缺氧的鱼一般大口大口的娇喘着,同时忍耐压抑许久的身体的传来的阵阵刺激。可心感到浑身燥热,下身蜜穴更是搔痒不已且泌出的淫液早已将她的内裤及丝袜档部给浸湿,还不时的沿着大腿流了下来,渗出了丝袜滴到地上去,在可心走过的地面上留下一滴滴的水痕。可心快步走向地铁站,此时的她只想要赶快回到家,用按摩棒好好的来舒缓下身蜜穴的搔痒与全身的不适,并早早换下下身早已湿透且被淫液浸泡得早已黏腻不堪的内裤与丝袜。

  她一边快步的往地铁站方向走去,同时拨打电话给徐建,当再次传来徐建手机未开机的语音回覆后,可心叹了一口气。而就在可心一边踩着高跟鞋快速走动,一边拨打电话跟徐建联系的同时,两双邪恶的眼睛如同恶狼盯住猎物一般,躲在暗处一边跟踪,一边贪婪的望着可心这个美女……

 ————————————————————————————————-
               (分隔线)

  从佳英中学到最近的地铁站虽然只有短短的500多公尺,但是中间必需穿过一个公园。这个公园草木扶疏,绿树成荫。在清晨到黄昏时是市民运动、散步与乘凉休憩的好去处,但是在夜晚时分却容易成为治安的死角,虽然过去也未曾听闻在这个公园发生过抢劫或是性侵的案件,但是到了晚上整个公园除了少数几盏路灯照的到的地方外,就一片黑漆漆的,着实令人感到毛毛的。可心为了能够赶快回到家,虽然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鼓起勇气,硬着头皮,直接纵穿公园像地铁站快步走去。

  整个公园的步道中,除了少数几盏路灯昏黄的灯光外,大多数的地方都是一片漆黑。可心心中不禁埋怨政府可以花费大把预算兴建一大堆用处不大的场馆,却完全不想方设法花一点钱改善公园的照明。就在可心快步行走,即将走出公园的同时,突然一张大手拿着一块布从后摀住她的口鼻,另一只手将她拦腰紧紧地搂抱着。

  「啊……你们是谁?你们要干嘛?放开我……唔……」。

  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蒙面男子拦腰抱住可心,并用力摀住她的口鼻。可心在被抱住之后拼命的挣扎,此时她的鼻子闻到一个刺激呛鼻的味道,同时开始感到手脚疲软,她心中一惊知道这是迷药,也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事,在苦苦挣扎无果之后,她用力踩了身后蒙面男子的脚。

  「噢……!好痛……操……」。

  高跟鞋的鞋跟刺痛了蒙面男子,让他痛得大叫且双手一松。可心利用他双手松开的机会,赶忙快步跑向地铁站。不料前面又出现一个戴着死神面具的蒙面男子档在她面前。这个蒙面男子快步跑向可心,同样拿起一块沾有迷药的布摀住可心的口鼻,并将她紧紧的抓住。

  「啊……放开我……不要啊……唔……嗯……」。

  在接连受到迷药的刺激下,可心的身体开始放软,意识也逐渐迷糊,在朦胧之间,她彷彿听到那两个蒙面男子的淫笑声……

——————————————————————————————————
               (分隔线)

  「妈的……居然被这个娘们给暗算!不过……总算落入我们手中了!」。戴着小丑面具的蒙面男子愤愤地说到。

  「嘿嘿嘿……熊哥!那我们还等什么!这么正的妞可是比我们找的小姐还要漂亮许多,跟这个娘们相比,那些小姐简直就是跟渣没啥两样。我快要忍不住了,乾脆就把她给拖到后面的树丛直接将她」就地正法「吧!」。戴着死神面具的蒙面男子淫笑着说到。

  「喂!小钟……难道你忘了大哥是怎么吩咐的吗?我看我们还是赶快先离开这里,找个地方将这个娘们大快朵颐吧……」。

  「啊……对对对!这边蚊子那么多,又那么暗,办起事来超级不方便的。熊哥……要不就回去我们那儿吧……嘿嘿嘿嘿……」。

  「嗯……就这么办!小钟你把这个娘们扛到车上去,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是……嘿嘿!等一下可有我们爽的了……」,说完话就将已经昏迷不醒的可心扛在肩上,一只手圈着可心那双修长美腿,另一只手撩起可心的白色套裙,隔着透明黑色丝袜与内裤在她挺翘的嫩臀上隔着套裙不断的抚摸揉捏着,同时快步的走向停在不远处的车子。

 ————————————————————————————————-
               (分隔线)

  「挖靠……这个娘们还真是够骚的!我都还没有操她,她的下面就整个湿成这样子,想不到这个外表看起来气质典雅且冷艳高洁的美女居然是一个骚货。看来今天晚上我们有福可享了!嘿嘿嘿……」。

  「可不是吗?熊哥!刚才我扛着这个娘们的时候,顺便在她身上卡了油,发现她的下面骚逼外面全部都湿了一大片,我也是吓了一跳。原本还以为是她吓得尿出来,结果伸手去她的骚逼抠弄后闻了一下!操……居然是淫水,而且还带有一点香气,哪像我们找的那些小姐。操……一个个下面的味道简直是跟腐烂发臭的生鱼一样。」。

  「嘿嘿嘿……小钟!我就说嘛,咱们这一次还真的是跟对人了。从前在部队里当个上市排副1个月也才就领那么一丁点钱,放假在外时随便找个几次小姐就所剩无几了,还不如早早就下岗加入黑社会。那像现在,上面的人还会拿钱给你去操女人,而且这个对象还是一个大美女,这种有得拿又有得爽的好差事到哪里去找啊。」。

  熊哥说完话后,看着躺坐在她身边昏迷不省人事的可心。只见一张皎若秋月般迷人的俏脸充满着气质知性美与带着一丝风骚狐媚,盘起的秀发露出细緻白皙的颈项和几丝略显凌乱的发梢,如同是百合花般的惹人爱怜。身上的黑色套装与下面的白色的套裙及透明黑色丝袜包裹着她玲珑有緻的娇躯。熊哥不由得看的癡了起来。

  他开始解开可心的西装外套,隔着黑色蕾丝衬衫对着她的乳房大肆搓揉起来,并且还用手指搓捻着可心那早已充血挺立的小奶头,不时的低下头狠狠地一口咬住可心乳房上那个诱人的激凸蓓蕾,尽管还隔着一层衣料和薄纱胸罩,但还是让昏迷中的可心浑身忍不住的的颤抖着。

  熊哥一只手大力搓揉着可心双峰的同时,另一只手也将她的白色套裙撩起,伸手隔着早已被淫水弄湿的丝袜与蕾丝内裤在可心的阴唇蜜穴外不停的用力抚弄着。在熊哥的刺激下,可心先是雪臀一扭,纤腰一震,然后娇躯便像一条水蛇般的蠕动起来,整个人也开始娇喘且嘤咛了起来。弄得车内春光一片。

  「嗯……啊……唔……嗯……」。

  「操……骚货果然是骚货!人还没清醒,稍微给她这么弄一下反应就这么大,等一下真刀实弹的操干起来岂不是爽翻天。」。

  「喂……熊哥你这样子太不公平了!我在前面开车已经是快要忍不住了,要不咱们就在路边停车,直接在车上将这个娘们给上了吧!」。

  「哼……车子空间这么狭小,怎么够我们操她。况且在路边操她,万一遇上公安来临检怎么办?先忍耐一下,好好的开你的车回到我们的地方去,等一下保证让你爽个够。」。

  在熊哥上下交相的爱抚之下,此时的可心虽然仍昏迷不醒,但是她就如同一尾脱离了水面缺氧的鱼,小嘴飢渴的微张着,脸上呈现着一副久经大旱亟待天降甘霖的闷绝风骚神色,看起来是既性感又无比的煽情。随着熊哥拉开她的丝袜与内裤,将手伸入蜜穴用力搅拌抠弄的同时,她一双美腿开始交叉磨蹭,娇躯也不断抖簌簌的颤栗起来,就连嘴里也发出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的哀鸣声。

  「嗯……啊……啊……唔……啊……别……嗯……啊…………不……啊……嗯……」。

  原本已经是被「红天使」药力给弄得情欲高涨的可心那经得起熊哥如此的挑逗爱抚。熊哥见状更是对着可心的蜜穴用各种招式,举凡抽插抠挖、旋转手刀和搅拌以及对G点的搓揉捏掐样样都来。将可心弄得气喘吁吁,不停的扭腰摆臀配合着熊哥手指的动作摇摆着。没过多久,只见可心突然全身抽蓄,修长的美腿挺直,整个人挺腰抬臀身体不断的抖动震荡着,一大口的淫液从蜜穴中喷溅了出来。在熊哥的挑逗爱抚下,就已经让她达到高潮了。

  「嘿嘿嘿嘿……果然是一个骚娘们!看来今天晚上我们兄弟走运了。喂……小钟给我开快一点!」。

  长夜漫漫,对可心来说,这场恶梦还尚未结束,而熊哥兄弟与可心的3P大战才正要开始揭幕……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